鱼日土

湖仙(上)

摘要:飞机失事掉进山里后,托尼遇到了一些小麻烦。当然,如果结果是和一只美丽的生物一起过上几夜,那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01

 

“……动力系统故障,启动紧急迫降。倒计时……”

“等等?报告故障原因。”

“……不明。……4,3,2,1……”

“轰——”

 

独自一人开着飞机的时候莫名其妙坠落在人迹罕至的深山里可算不上什么好体验。好消息是没有人为此受伤——包括突然不靠谱的飞行器,至少从外表看来如此。坏消息是,两个小时后,就算是天才的托尼·史塔克也不得不承认,他今天在机械方面遇到了点小麻烦。

哪儿都找不出毛病,可飞机系统就是无法正常运行。

 

第二个坏消息是,这地方手机没信号。

“好吧,也许你今天想放个假,伙计。”托尼把手里的工具扔回了维修箱,“至于我可以走出去,来个荒野求生也不错,哈?”他调出了地图导航,研究了一会儿方向和距离,叹气,“看起来要走很久……最好能找到一个可以打电话的地方,不然就要在森林里过夜了。”

他在飞机里翻了翻,找到了应急包和一些小型武器——至于吃完甜甜圈的包装盒和几只散落的空酒瓶就没什么用处了。

“也许我能碰上一头熊当做晚餐呢。”托尼把枪塞到身上。

 

在跟着地图走了几个小时之后,除了光线的变化,密林看起来和几个小时仍然没有什么不同。托尼边走边啃着路上摘的几个野果。挺酸的,不过至少能解渴。

他没有猎到什么想象中猎物。有一次他看见似乎是一头鹿的身影远远地一闪而过,但还没等他瞄准,就不见了踪影。不过托尼的心情还不错,山林里的新鲜空气和鸟声虫鸣让他的这段旅途显得并不那么糟糕了。

 

但等到傍晚时分,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一股莫名的寒意浸上了他的心头。这感觉很难形容,像是被一股邪恶的、腐朽的气息拂过面颊一般。森林变得越来越安静。太过安静了。

托尼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握紧了手中的枪。有几个瞬间他眼角的余光看到旁边刚刚经过的树是一副焦黑枯死的模样,但当他扭头再看的时候,它们却都很正常,只是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死气沉沉罢了。

“也许今天太累了,”托尼看了眼仍然没信号的手机,喃喃自语,“现在应该赶快找块空地过夜。”

他又走了一段时间,来到了一片树木稀疏的开阔地带。托尼四处转了转,挑了一块空地。“差强人意。”他说。

等托尼升起一堆火的时候,天边仅剩的一丝落日的余晖也渐渐隐没。此刻除了木柴被燃烧时的“噼啪”声之外,一切都很安静。他躺在地上想了一会儿那个不明原因罢工的飞机系统。就在这时候,不远处响起了像是什么生物穿过灌木丛时候发出的“扑簌簌”的声响。

托尼立刻从地上起身,把武器拿在手里握好。“这声音听起来像是什么大家伙。”他心想,“那就让我们看看你是谁,宝贝儿?”

尽管已经做好了那动物已经跑掉的心理准备,但是这次托尼甚至都没有走几步,就很快看到了不远处灌木丛后边的另一块空地上模糊的影子。有一只长着巨大的、树枝状双角的生物卧在地上。。

托尼举枪瞄准。

 

“好吧。”半晌他放下枪,“倒不是说我做不来这个,不过反正我明天就能走出去了,何必多此一举呢?”黑暗中他觉得那头鹿似乎也在看他,但又不那么确定——如果是的话,它为什么不跑掉呢?

过了一会儿,托尼忍不住又去看那头鹿。它还在那。“真奇怪。”他想,“它也是自己孤零零的一只么,跟我一样?”

 

夜里托尼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舔他的脸。他立马醒了过来。等他睁开眼睛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他把手里的枪放下了。是那头鹿。

“认真的?”他从地上爬起来,“我说,至少鹿的确还是食草动物对吧?”他呆立了一会儿,火光中鹿静静跪在地上,在它身下缓慢渗出的红色液体洇湿了一小片干枯的草地。

“噢,”托尼回过神来。他注意到了面前生物后腿上的伤口。很难说那些伤口是什么造成的,大片的血肉模糊,但有些地方却又像被火炙烤过的木炭一样焦黑皲裂了。托尼的喉咙紧了紧,“噢,老天,就在刚刚我还打算把你当成我的晚餐呢。不过我猜也许你愿意让我包扎一下伤口?”

托尼从包里找出一些药品和绷带。鹿像是明白了,站起来侧身对着他。在托尼试图给鹿清理伤口的时候它仍然很安静地站着,只是抖了抖耳朵。

“好孩子。”托尼最后在它的背上打了个蝴蝶结。他几乎用完了绷带。

 

鹿在原地转了几圈,又来舔托尼。手被舔得湿漉漉,托尼坐在地上快活地笑了起来——不过当鹿又来舔他的脸并试图把舌头伸进他嘴里的时候,托尼不知道为什么感到脸上有些发烫。“老天,够了,”托尼连连往后躲,“这真够怪异的——我是说,你又不是什么杂志的封面女郎,对吧?我也不是一头公鹿……等等,你是公鹿还是母鹿?”

鹿停了下来并抬头看着他。托尼感觉它的目光似乎带着一股不满,“错觉。”他低声嘟囔,并低头往下看,试图搞清楚它的性别。

鹿在地上蹭了蹭蹄子,像是犹豫了一下,然后突然跳开并向远处跑走了。

“……嘿!跑慢点,你腿上……!”托尼只来得及在后边喊了这一句话,鹿已经跑到了火光能照耀到的范围之外。

 

 

02 

 

天亮后托尼继续赶路。今天的天气是多云,气温和昨天相比似乎降低了,或者也有可能是快一天没补充什么能量的原因。“再遇到什么别的动物我可不会手软了。最好是熊什么的。”托尼想,“毕竟我可不想饿死。”

在密林里赶了一会路,昨天傍晚时的阴冷感觉又来了。托尼总觉得周围像是有什么东西似的。他加快了脚步。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当前面的树木又渐渐稀疏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回到了昨天露营的地方。

“呃,怎么回事,走错方向了?”

当他第二次又看到前一天晚上燃烧剩下的灰烬时,他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毛。“这不会……就算方向不对,但我的确是直着走的吧?怎么又绕回来了?”他烦躁地蹲在地上摆弄着地图导航。

这时候托尼听到了细微的“哒哒”和草叶被踩到时的“咔嚓”声。他抬起头。是它。

“我还以为你走了。”托尼说。

鹿靠近他,在他身前绕了几圈,又向一个方向跑去。但没跑多远它就回过头,看到托尼站在原地,又跑了回来。它发出了几声低鸣,偏过头去叼托尼的衣角,把他往刚才自己跑的方向扯。

“呃,你是让我跟你走?”托尼有些懵,他又看了看导航,“虽然导航不认为那是个正确的方向,不过,管他呢,反正我的导航似乎也罢工了……”

托尼跟在鹿后面,一开始的时候他们的速度很慢。不知道过了多久,鹿开始慢慢跑了起来,托尼也跟着它跑。但鹿越跑越快……“嘿,等等,你跑得太快了……!”托尼在后边气喘吁吁地喊,他快要跟不上了。

最后他真的跟丢了。鹿越跑越远,最后消失在了树林间。

“好……吧……”托尼喘着气停了下来,“虽然不知道它在搞什么,”他又掏出了导航,“这时候还是……哦该死。”导航上显示的位置仍是昨天露营的地方。

托尼把导航关机扔进包里。

 

托尼决定跟着感觉走——当然还有一些传统方法,看太阳的位置和观察植物等等。

他又走了一会儿。空气里渐渐弥漫起了丝丝缕缕的水汽。等他绕过一个斜坡,眼前豁然开朗。

一大片湖面在他的眼前展现。

 

这时候太阳也露出来了,阳光给湖面镀上了一层粼粼的金光。有一些小动物在水边饮水,水面上还盘旋着许多鸟儿——当托尼走近时,它们都被惊走了。

“哇哦,”托尼说,“这可……这地方真不错。也许我回去之后可以把这里买下来?”

 

我同意你的前半句话,人类。不过这地方对你来说并不需要再买一次,史塔克。

 

“谁?!”托尼猛地转身向四周张望。但一个人的影子也看不见。只有远处一些小动物在向这边张望。

 

你觉得我在哪?

 

托尼让自己冷静下来——虽然这实在太奇妙了——他实话实说:“我感觉你在我的脑子里说话。像是一种我从来没听过的语言……而我竟然完全明白你的意思。这真的挺奇怪的。”

 

我不是用语言,而是直接用意识跟你对话。准确地说,这是心灵感应能力的一种应用……

 

“哦……哦,好吧。我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托尼打量着周围,“所以你在哪?在这里吗?”

 

稍等。

 

“对了,你刚刚叫我名字了,你认识我?”托尼问。但是那个声音不说话了。“嗨,先生?你还在吗?”但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儿,水面远远地荡来了一阵波纹。托尼注意到了那里。水面上露出的像是什么大型生物的鱼鳍一样的东西。

“这又是啥?现在就算是出现一头水怪我也不会感到奇怪了。……呃,水怪能上岸吗?”

 

那个长着鱼鳍的生物的巨大阴影飞快地靠近了岸边。托尼心里闪过了逃跑的念头,不过他还是站着没动。

很快那个生物的前端渐渐露出水面——它的——他——

他在水中抬起了上半身,并探向岸边。那是一个男人。但又不是。他看起来大概有正常人的六七倍那么大——上半身;下半身却是鱼尾。

湖水顺着那个生物卷曲的黑色短发划过他的面颊,有一些划过下巴最终滴落在湖岸边的草地上;另一部分湖水划过他的胸膛,向下并最后又隐没在了……湖水中。

那个生物用一只手——或者说爪子,带着长长的尖锐的指甲——扶住岸边。他的脸离托尼越来越近。要——要躲开吗?没等托尼想清楚,对面停了下来。他用狭长的眼睛盯着托尼看了一会儿,突然咧嘴一笑,尖尖的犬牙在阳光下反射出锋利的白光。

 

欢迎来到我的巢穴,托尼·史塔克。

 

托尼目瞪口呆。

 

 

03

 

好吧,我不是故意要吓唬你的。不过我得说,看到你瞪圆眼睛的样子还挺有意思的。

 

“等等,把自己的恶趣味就这样说出来了没问题吗?……当然还是谢谢你的招待,水妖先生。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托尼看着面前的生物,不知道该不该叫他水妖。上半身依然是男人——这回是正常人大小了——下半身却是马的形态。

几分钟前托尼被他带到了这里,一个湖深处的木屋,然后在一阵乱七八糟的闪光中鱼尾变成了缩水的四个蹄子。木屋中漂浮着不知是什么的光源散发出柔和的白光,把屋里照得亮堂堂的。托尼捧着一个圆润的木头杯子,里面装着一种甜得腻人的绿色果汁。因为刚刚过来的时候不小心弄湿了,他身上还裹着一条柔软的薄毯。

 

水妖这个称呼的确不太准确。不过其实是类似的东西——在更古老的年代里我们这一类生物被称为“林中仙女”。而我是从水中诞生的,所以也可以叫做湖仙。除了你看到的,我还可以变成其他的形态,甚至与正常人无异。不过现在是我的特殊时期,我需要保持一些更贴近自然的原始形态来降低能量损耗……

 

托尼差点把一口果汁喷了出来。“林中……仙女?”他小声嘀咕,“我以为那至少应该是个美女……”

人马形态的生物放下手中可以的书本,扭过头来微微一笑。“他不特意吓人的时候笑起来倒是挺可爱的。”托尼想。

 

对我们来说外在性别的体现只是自我意识的选择。不过你叫我的名字就好。史蒂芬·斯特兰奇。

 

“哇哦,那是个英文名?我不是说英文名不好,只不过我还以为你会有一些更加‘奇异’的名字,斯特兰奇先生。名字很酷。”

 

湖仙不需要名字。这是我的人类老师给我起的……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她?托尼的心里猛地敲了一下。他装作不经意地问:“我有点好奇……你是为她选择变成男性的吗?当然,你不想说就算了。”

 

为她?史蒂芬皱了下眉毛,但很快舒展开来。噢,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因为伴侣的性别而选择自己的——在有些故事里会提到这一点。但大部分时候,包括我自己,性别都只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托尼不知为何在内心松了口气。不过他自己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他又提出了一个问题,“那你有没有伴侣呢,斯特兰奇先生?”

 

史蒂芬的嘴角勾起了一个隐秘的笑。

之前不曾有过。他愉悦地说。

 

TBC

[二哈][二哈][二哈]